【25周年媒体征文】艾柯:坚持的力量

当我人生第一次喜欢上一位高尔夫球员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会在这个行业里坚持近20年。

那是2001年,我大学刚刚毕业,机缘巧合进入一家高尔夫俱乐部工作。我以为,在这个名字里带着“休闲”的球场里,我可以专心读书,通过司法考试,成为律师,最终像港片里那些叱咤法庭的明星一样,实现职业梦想。

2001年沃尔沃中国公开赛最终夺冠的球员并不是Andrew Pitts,而是韩国人韦昌秀。事实上,那个名叫Andrew Pitts的美国球员除了在那一年中国公开赛领先了头两轮之外,也并没有太亮眼的职业生涯。多年以后,我或在现场或熬夜看过了太多场精彩的大赛,或追随或采访过太多位大牌球星,在那些亮眼的瞬间里,Andrew Pitts实在太微不足道。如果不是此刻完成一篇有关回忆的征文,我甚至不会再和任何人提起这个名字。

但当回忆涌进脑海时,一切却那么清晰。那是我人生看过的第一场高尔夫比赛,头两轮他打得那么好,那么轻松。当我相信,这个高大腼腆的高尔夫球员一定会捧起奖杯时,他却经历了起伏的第三轮。最终,决赛轮结束的时候,韦昌秀笑得那么灿烂,Andrew Pitts连亚军都没有得到,他孤单走进上海旭宝高尔夫俱乐部的会所,结账,向前台告别。多年之后的我回忆过去,依然以为自己在那一刻看到了一种坚持的孤独感。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孤独的坚持,我在沃尔沃中国公开赛上看到过太多次。

我记得如今的成熟偶像梁文冲在欢迎晚宴上羞涩、拘谨的少年神情;我记得2003年张连伟终于捧杯时,俱乐部里每一位工作人员红着眼眶彼此拥抱的样子;我记得沃尔沃中国公开赛十周年庆典的晚宴上,梅尔·派亚特在一封来自中高协的信和全场雷动的掌声中落泪的样子……

我在上海旭宝高尔夫俱乐部工作了四年,在办公室那面文件柜里,有太多关于沃尔沃中国公开赛的记录与资料。在厚厚的英文原稿里,我读过一场比赛对于自己的设定与愿景。它说,自己将致力发展成为亚洲的大满贯赛;它说,沃尔沃将致力于推动中国高尔夫的发展,而中国公开赛终将只属于中国高尔夫。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有悖商业的情感与愿景构成了我对沃尔沃中国公开赛的回忆,而这些也成为我职业生涯启蒙阶段所接受的最真诚的价值观教育。在这场比赛上,我收获了最真诚的友情与帮助;我找到了一生所爱的职业方向;我从一座城搬往另一座城,在一路前行时不曾回头,但Andrew Pitts和那些片段那些人始终藏在内心某个角落,在低落时提示我,孤独与坚持的力量。

在18年后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刻,我并没有打开网页搜索Andrew Pitts的名字,如今的我已经成熟到无趣地相信一件事——不要沉溺于往日的幻想,去搜索你当初的偶像。但我由衷地祝愿当年打动我的那个人和那场即将迎来25周年的比赛,走在通向更美好的道路上,从未忘记最初的愿景。

作者: 艾柯

《高尔夫大师》执行出版人、总编辑。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