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周年媒体征文】南琼:原来你还在这里

在人生这条路上,我们会遇到很多事、很多人,也总会有一些人、一些记忆会慢慢走散。对我来说,回头去看,最高兴的是沃尔沃中国公开赛,它一直都在。有一些记忆,因为它,会永存。

北京春天的风,有时候会大到让你怀疑人生。第一次到沃尔沃的赛场就是一个这样的春天,2006年,它在北京CBD 球场办资格赛。我朋友、时任《高尔夫大师》主笔的ECHO在现场,我在雅虎体育综合频道的做编辑,也到了现场。我记得那场赛事很冷,风特别大,当时的北京还没有雾霾,春天的风是带着一点儿黄黑的沙土,很冷,尘土满面。


那场比赛很经典,北京姑娘王纯参加了资格赛,这放在现在看来都是一个很大胆的举动。女子选手从身高、力量方面与男子有着先天的差距,开球距离不占优势,而高尔夫里男女差异很大,一向传统的沃尔沃能够在资格赛里有这样的举动,也非常难得。
王纯


那场资格赛很经典,一位业余高手打进了资格赛。我记得赛后,ECHO要找他采访,他已经离开了现场,后来通过电话联系到了他。他的名字叫李晓明,在新浪高尔夫论坛、博客上常以“高球票友”的名字出现,寓意是自己的业余身份,在高尔夫上只是玩票。后来,我们都叫他“票友大哥”,也一起吃过很多次饭;再后来,票友大哥写过一本《果岭上的云》爱情小说,那也是第一本高尔夫主题的小说。
那年的沃尔沃中国公开赛也在北京,CBD球会的姊妹球场北京鸿华高尔夫球会,我也来到现场,记得一位印度名将赢了冠军。在去会所的路上,我和朋友搭了一段他的电瓶车。他谦逊、毫无架子。还记得这场比赛媒体中心里无限量提供哈根达斯,所以再冷,大家也要吃。而当时负责媒体的王梅正在孕中,顶着大肚子工作,射手座的吴嵘老师梳着齐耳的短发,非常干练。


再之后的几年,我到了《高尔夫周刊》工作,因为大家的条线分得很细,我的赛道是业余赛事与女子赛,对于沃尔沃这样的男子职业欧巡大赛,反倒没有机会再去过现场。再后来我到体育画报工作,虽然到过赛场,也做过稿件,但也没有再像高尔夫行业记者一样花一周的时间从头到尾地跟比赛、做报道,这是我对沃尔沃的一个遗憾吧。那些从赛事开始之前就泡在赛场,一洞一洞、一轮一轮的关注着赛事进展,看着选手的表现,与同行朋友一起走在阳光下的球道里,才与赛事有种真正的融入感。
回首往事,在本世纪第一个十年,中国高尔夫经历过高潮发展期,每一年都有大赛举办,它们奖金高、大牌多,风头一时超过了沃尔沃中国公开赛。但是,私以为,沃尔沃中国公开赛有着非常特殊的历史地位,不仅仅是因为它是中国第一个大赛,还因为它的“公开”,它的资格赛制度让高尔夫不再是职业专属,业余、青少年以及女子都有机会参与其中,让具备一定水平的选手都有机会体会到欧巡大赛。
当年的票友大哥说过,他到了沃尔沃赛事上,惊讶练习场用的是Titleist392 ,更衣室还有人问你的号码,送ECCO鞋。他感受到了一个职业选手所受到的礼遇,当然也有职业赛场的残酷。


2018年,15岁的陈沛成也通过资格赛进入了沃尔沃中国公开赛,这个在景山学校读书的孩子计划着去美国读大学、打校队,而成为职业选手,参加美巡赛、欧巡赛这样的巡回赛是日后的目标。在青少年时代,有大赛历练的经历,对他也是难得的成长。
在人生这条路上,我们会遇到很多事、很多人,也总会有一些人、一些记忆会慢慢走散。对我来说,回头去看,最高兴的是沃尔沃中国公开赛,它一直都在。有一些记忆,因为它,会永存。
作者:南琼
懒熊体育记者,曾任《高尔夫周刊》编辑、《体育画报》高尔夫专项记者。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