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沃中国公开赛广州南沙国际资格赛首轮美国人奥图尔领跑

立春后的广州南沙高尔夫球场一片晴朗,但风中还是渗透出一股寒意。今天,沃尔沃中国公开赛广州南沙国际资格赛完成了第一轮比赛。经过18洞的较量,美国选手约翰·奥图尔(John Michael Otoole)以68杆(-3)领跑国际39人阵容。中华台北球员連騼森交出69杆(-2),以1杆之差暂居第二。芬兰选手泰穆·普肯恩(Teemu Putkonen)紧随其后,交出70杆(-1)位列第三。

第一次来中国大陆参赛的奥图尔对今日的表现非常满意。从后9洞出发的他开局前两洞都很顺。但很快在12号洞三杆洞出现意外,开球掉进沙坑吞下双博基。但奥图尔并没有因此受到干扰,之后连续四洞保标准杆,并在17、18号洞连续抓下两只小鸟,以平标准杆成绩转场。可惜好景不长,下半场打到3号洞他再度遭遇博基:“这个四杆洞太惊心动魄了,我一度认为自己开球遗失,会打出三博基,但幸运的是我在左侧树林找到我的球,并顺利打出树林,之后在果岭上两推入洞保住博基。”

“劫后余生”的奥图尔很快调整好状态,在5号洞射下老鹰。“这是我今天最完美的一个洞。我用1号木开球上球道,然后又接了6号铁将球送到离洞杯1.5英尺的位置。”这只宝贵的老鹰球为他最后单独领先起到决定作用。本轮24岁的奥图尔共收获4只鸟和1只老鹰。

如果第一次来中国就胜出,那会是什么心情呢?奥图尔表示:“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我非常期待能入围沃尔沃中国公开赛。”

暂居第二的中华台北老将連騼森今天经历了过山车般的起伏。“开局1号洞抓鸟后,从5到8号洞都连打博基,怎么打都觉得不顺。”赛后連騼森说。在7号洞四杆洞連騼森更是吞进双博基,感觉连晋级决赛都悬。但连续的失利并没有让这位久经沙场的职业老将惊慌。转场前在9号洞抓到的小鸟让局势发生反转,下半场連騼森不仅没再失手,还又添只鸟,最后以全场抓7鸟成为本轮比赛抓鸟最多的选手并挺进前三。

“9号洞的果岭其实不好推,但我推进小鸟球后就感觉一切变得顺手。所以比赛中抓住时机还是很关键的。”在转场后的15号洞連騼森更是推进了一个超长的近40英尺小鸟推。“第二杆我将球放在旗杆右边,然后一个左曲的上坡球没想就推进了。”連騼森显得很开心。

从2007年起連騼森已参加了七次国际资格赛,并在去年以并列第二名顺利入围。目前仅落后一杆的連騼森明天很有实力争夺冠军和再次入围今年的沃尔沃中国公开赛。赛后,回忆起前九洞的暂时失利,連騼森总结道:“就是打得太激进,不能每次都想把球停在靠近洞杯的位置。所以明天我会把攻果岭的那一杆放在能推上坡球的地方。”

“这个球场其实比较有难度。我很开心天气比昨天温暖多了。”今天从后九洞第一组出发的芬兰人普肯恩抓住了晴天的有利条件,将自己的成绩锁定在前三。本轮比赛中,他共抓下4只鸟,吞下3个博基。“我的收官洞第9洞球道十分狭窄。但我的开球还不错,第二杆用劈起杆将球送上果岭,最后推入2英尺的小鸟推。”在泰穆看来如果想在南沙球场打出低杆数,开球和推击是关键。

尽管昨日没来得及试场,泰国选手冈恩-沙恩卡尔在今天仍交出平标准杆成绩暂居并列第四。“我知道这个球场有点难度,所以今天能有这个成绩我挺开心的。”在前九洞冈恩只有一个标准杆,其余就是4洞博基和4洞小鸟的连环起伏。与連騼森同样,冈恩也认为9号洞很关键:“组委会将水障碍区设为界外,所以开球很窄。还好我的第一杆上了球道。”在这个洞抓鸟的冈恩转场后成绩比较平稳,全场共有5只鸟进账。

和冈恩并列第四的是冠军的强劲争夺者、目前在亚巡赛势头正旺的美国选手贝瑞·亨森(Berry Henson),两人都交出71杆平标准杆。

在晋级决赛的选手中有6位与领先者相差5杆之内。他们将在明天早上8时开始的决赛中继续为争夺三个入围席位拼搏。谁能脱颖而出,让我们共同期待。

(2月6日,广州南沙)

Share this